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hinese Photography in War Time

post

“战争时期的中国摄影”

国际学术研讨会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hinese Photography in War Time

时间

2015年12月27-29日

地点

浙江 杭州

主办

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中国研究院

哈佛大学艺术史系

Organized by

China Institute of Visual Studies, China Academy of Art

Department of History of Art and Architecture, Harvard University

协办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

Co-organized by

School of Inter-media Art, China Academy of Art

承办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摄影文献研究所(SACP)

Presented by

Social Archive of Chinese Photography, China Academy of Art

媒体合作

《中国摄影》

Media Partner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开幕致辞:关于历史/影像的札记(节选)高士明

任何发明都将人的历史一分为二。影像同样如此。

……

影像之于历史学家,如同深埋地下的岩石之于地质学家。地质学者通过岩石中固结的结构,确凿地推断出地球漫长的历史,这些岩石就是静止的时间与地壳运动的证据。一段纪录过去的老影像,成为历史学的符号化身和欲望客体——历史学家似乎总在寻找那段隐秘的过去之影像。这绝不是说历史学家像警察那样企图依赖影像作为某种事实的证据,而是说,历史学越来越把历史把握为一段老影像,一幅整一性的历史景观。甚或,在人们对历史的对象化的占有欲中,那段可能的自动播放的影像已经逐渐成为历史的替代物,真实之魅影。

然而,究其实质,这段老影像却并非历史的可信证物,它只是一种历史学的安慰剂。那在普鲁斯特处被莫名召唤回来的记忆和逝去的时光,凝成了一段影像,如同确凿无疑的证物,我们的记忆却由此被阻隔在这冰冷凝固的证物之后。这正如罗兰·巴特的提醒:“在照片里,时间被堵塞住了。……照片从来就不是一种记忆,而且它阻断记忆,很快就变成有碍记忆的东西。”

中国摄影文献所要做的,并非通常意义上的摄影史,而是对历史/影像的研究。它所关心的,是作为历史的影像和作为影像的历史。它所指向的,是要在对历史关系和事件的再造中建构出更多的意义、更激烈的现实和更强大的主体,是事件中不同历史线索的交错与鸣响,是历史之幽灵、光之印记中人的现身与解放。

我们此刻所面对的,是一些超越摄影作品或者摄影艺术的影像。这些战争时代的影像,许多都已成为我们的集体记忆,支撑着我们的历史观。它们让我们反思究竟什么是所谓的“摄影艺术”?摄影绝不只是这个“世界图像时代”的景观机器,它同时构造出自我批判和自我创生的能力——把握时机与气象的能力,化凡庸为神奇的能力,在刹那中穿越时间的能力,为世-界造像的能力。

两年前,我的同事们策划过一个影像展,题为“解像力:一种行动影像”。行动影像,不只是用影像召唤出现实行动,更重要的是,它召唤我们从被动的观者处境中解放出来,重新成为影像的生产者,这就需要我们先行夺回被剥夺的影像之能力。在这里,“影像”是一个动词,这个动词意味着——用最切身的方式去触动、去感知,在影像的生成创造中反求诸身,在生活-行动中,在切身-返身的辩证中去创造新的断裂与诗意;在这新的诗意之展开中,让影像成为行动,让经验不再现成,让知觉始终保持敏感,让世界重新变得生动。在这个意义上,解像力所指向的“行动影像”,不但是“生产者的影像”,也将是“解放的影像”。

开幕致辞:从以图证史走向图像心史

汪悦进 (Eugene Y. Wang)

研究战争摄影为何重要?历史书写与战事风云密不可分,既然摄影能见证历史,研究战争摄影史以拓宽历史视野,便是顺利成章的事。这无须多言。可能被常人忽略的是作为心史、痛史、情史、精神史、及视觉认知史的战争摄影。战争是非常态的历史舞台,寻常状况下被掩饰的事世人性生态在此得以充分显示:生杀存亡、大悲大喜、残酷与温情都会因此而淋漓尽致。就中国摄影而言,战争摄影又是促进现代化进程的催化剂。曾几何时,国人摄影为能在国际摄影舞台上登堂入室,极尽自我东方化之能事,仿水墨山水风花雪月的诗情画意,根本抹煞了摄影作为现代机械复制媒介的物质本能。东瀛炮响,风月缠绵再也难以自立。关注国土的生死存亡、直视残酷的人生世界成了当务之急。许多都市有识有志青年纷纷走出曾一度自溺的温柔乌托邦,投身风云世界,与民众同呼吸、共生存。由此形成了一个精神再铸的历史。走出伤感的小我,创造与大千并存的大我。由此,何为主体成了新的问题与现实。咔嚓镜头摄下的是瞬间感受与客观外界的对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主客互涉。由此产生的作品既是人心的主观投射,又是放弃主观小我后的主体的重铸。由此,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崇高感:人心一旦学会直视惊心动魄的外在景观并与之共存,人心也因此有了包容大千的宽宏海量。由此,是我为天地生,抑或是天地为我存,便也再难细分。更重要的是,作为物我交融的摄影媒介成了思维媒介。未及细想、抓拍而成的镜头究竟是多年习惯思维内化后的职业本能的操作使然,还是暂时摆脱习见陈规、借不期然而然的偶发机遇而生的突破性思维的物化?多向意指的偶发摄像是否必须就范于我们习惯思维和陈词滥调,或是突破语言桎梏、称为思想解放的媒介与工具?这些,都是作为心史、视觉认知史的战争摄影史的根本性问题。随着新技术、新媒介、新思维的突飞猛进,二十一世纪将是人类认知史谱写新篇章的新时代。这个时代呼唤新学科新认识的出现。做为认知史的战争摄影史应不再满足于仅仅是以图证史的屈尊地位,而应是领风气之先的前沿学科。希望这次以国美与哈佛合办的“战争时期的中国摄影”国际研讨会成为新学科诞生的先声!

 

主题与论述(节选)

高初

这一时期的中国摄影,就其内部而言,发生着剧烈而迅速的变化。对于抗战时期的中国摄影的外部讨论也可以在两个结构里得到观察:其一是世界史的结构,其二是摄影史的结构。

对于世界史的结构而言,中国和日本都迫切地需要建立民众动员的政治视觉机制、和对于敌对者的说服的文化视觉机制。可以说,中国摄影史的重要摄影师和日本摄影史的重要摄影师,此刻相聚在中国的战场上,为各自的现代国家和现代民族的目标进行着视觉性的文化构造。图像的生产与传播,以及围绕图像语义的生产与传播,是这一事业的核心和途径。艺术家不但放弃了自身的主体性,投入到这一工作中,艺术家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生成了自身的主体性:建立视觉经验和审美情态、探索个人的风格。

对于摄影史的结构而言,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时期的中国摄影史,是由摄影群体在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时期的摄影生涯和个人的生命史构成。他们对于摄影的“效果论”的理解,他们驾驭的题材,乃至他们所参与的民族解放和国家建立的情感上的撞击,逐渐地内化于他们的生命经验和艺术风格。而在他们的生涯的早期,对于摄影媒材和题材的现代主义探索也成为他们作品的重要底色。

东西方文化碰撞的巨大能量,从殖民地状态到建立新中国的精神气质,赋予了这一代摄影者在视觉性的实践探索和理论重建中的历史使命,以及具体的摄影题材和表现方式。摄影不但是这场剧变的记载媒介,而且是这场重建的组成部分。史诗叙事和革命动员逐渐成为他们生涯中被显现的情感结构和艺术状态。以现代主义为主线的艺术家的个人探索贯穿他们的生涯始终,但是往往隐藏在具体的革命题材中。

他们生涯的第一个特点是“向下唤起”:而放弃艺术家的主体性,将个人的审美倾向替换为“预设的观众”的情感倾向。对于照片成功与否的评价,要看通过展览和画报出版的动员的效果。他们生涯的第二个特点是:“放弃制作作品”:如果说西方艺术史是将艺术家的艺术品作为写作的对象,作品是艺术家不断推进的艺术探索的生涯的坐标,是艺术界的流通品,也是艺术批评和艺术史写作的对象。但是这些摄影师的作品一般只蕴含在“观看”的现场。他们的真正的作品不在于展出之后留下来的相纸,而在于观者在这一现场“心里燃起一股热力”,这些无形的,在革命构造中产生的动能,才是在历史语境中他们的生涯的真正评价。

 

 

日程

 

 

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杭州

8:30 早餐

9:00 研讨会开幕

·致辞:

高士明(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

汪悦进(教授,哈佛大学艺术与建筑史系)

·主持:

高初(研究员,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摄影文献研究所主任)

 

9:30 – 12:00 【第一场:摄影档案】(召集人:高初)

本场将围绕共产党、国民党、日本、图片社、美军这五个角度,讨论战争时期的中国的摄影档案的现状、整理、研究、展览与出版。

杨克林先生的抗战影像的收集与研究历时20多年,他整理出版的抗战图录是相关领域学者的重要参考资料。顾铮教授将从日本摄影师的视角讲述战争摄影和日本摄影师在战后对于日本摄影的书写。崔波先生讲述十几年间从美联社、法新社、SIPA图片社、塔斯社、玛格南图片社和美国国家档案馆调取二战图像档案经验,以及围绕这些图像的出版与展览。徐家宁先生将讲述他利用美国国家档案馆所存中国战争时期的摄影档案的经验。高初先生将介绍共产党的战地摄影者在战争时期的生涯与作品。

《抗战图像的收集、研究与出版》,杨克林(摄影史学者)

《相遇在战场:日本摄影师的视角》(书面报告),顾铮(复旦大学)

《世界各大图片社的战争影像》,崔波(策展人)

《图像档案的深入挖掘:以美国国家档案馆藏中国图像档案为例》,徐家宁(摄影史学者)

《战争时期的边区摄影》,高初(中国美术学院)

 

10:40 – 11:00 茶歇及文献集出版发布仪式

《最前线:中国共产党抗日图像志》文献图集出版发布仪式

视觉中国研究院、金城出版社

11:30 – 12:00 乘坐大巴至南山路 218 号中国美术学院

12:00 “历史的显影—战争时期的中国摄影”开幕式

/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4 楼

12:30 – 13:30 午餐 西湖春天

13:40 – 14:00 “‘红旗渠’行走脚注”展览导览

/ 中国美术学院 4 号楼 2 楼

14:15 – 15:30 【第二场:历史中的影像和影像中的历史】 (召集人:王奇生)

图像文献与历史研究之间的关系。战争年代的摄影作品是如何制作的?如何加工的?如何传播的?这些照片对认识战争年代的历史具有什么史料价值?历史学者今天如何认识和解读这些历史影像?一般历史学对这些战争影像的解读与摄影技术史、艺术史、新闻传播史、宣传史等学科视角的解读有何不同?

·圆桌讨论:

王奇生(北京大学)/ 黄道炫(社科院)/ 李里峰(南京大学)/ 唐小兵(华东师范大学)/ 李志毓(社科院)

15:30 – 16:00提问与讨论

16:00 – 16:20茶歇

16:20 – 17:40【第三场:战争时期的艺术】(召集人:汪悦进)

汪悦进先生作为艺术史环节的召集人组织这场讨论,沈揆一教授将从革命木刻的角度给出报告,同时也将作为亲属讲述抗战时期最重要的战地记者沈逸千先生的生涯。沈逸千先生在战场上的好友与同事,战地摄影师俞创硕先生的后代俞鸣先生也将给出补充。蔡涛教授将就黄鹤楼大壁画讨论抗战初期现代艺术的转型。曹庆晖教授将就雕塑家王临乙、王合内夫妇的家庭影集,讨论战争时期艺术家的生命史。

Perceptions of Change, Changes in Perception West Lake as Contested Site/Sight in the Wake of the 1911 Revolution,汪悦进(哈佛大学)

《从先锋木刻到革命木刻》(China Roars:The avant – garde woodcut movement:Design, Commercial art & China’s Modernization )(书面报告),沈揆一(加州大学)

《战时的雕塑家:王临乙、王合内夫妇的家庭影集》,曹庆晖(中央美院)

《抗战美术的风格突变与媒介竞争现象》,蔡涛(广州美术学院)

17:40 – 18:10提问与讨论

18:10 – 19:30 晚宴(蓝天清水湾)

19:40 – 20:20 【第四场:主题报告】

主讲:石志民(摄影史学者)

主题:晋察冀文献全集的出版

20:20 《晋察冀画报文献全集》的出版(中国摄影出版社)20:45《刘峰摄影集》的整理、出版(刘峰家属:刘丁丁、刘晓丰)

2015年12月28日 星期一 杭州,蓝天清水湾酒店

8:30早餐

9:00 – 10:30 【第五场:图像的传播】(召集人:陈卫星)

我们有这样一个顾虑:如果每个单元的参与者要尽量保持自己的专业话语,这样讨论的成果是否可能仍是原有话语的重复?是否能有一个新的框架来展开更有成效的讨论,而非在固有的路径中进行知识生产?

这次的讨论将分为三个板块。

第一个是历史与政治:探讨中国近现代史的阶段性期前中各个政治主体的角色功能、自我呈现和被再现的诉求、意志以及相关的话语特征和认同方式。第二个是摄影和艺术:探讨摄影如何成为现代媒介并介入到中国近现代史的社会进程,当中应该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透视美学对传统美学的观念冲击,一个是摄影语言的形式的嵌入所催生的文化主体问题。第三个是文化与传播:从摄影档案的流动与保存开始,探讨文化遗产概念的摄影作品如何从档案变成出版物和展览对象,演变成文化史和社会史的“硬件”。

·圆桌讨论:

陈卫星(中国传媒大学)、刘宏(中国传媒大学)、黄华(福建师范大学)

《战争记忆重构:后殖民文化的国际传播学分析》(书面报告)刘建平(中国传媒大学)

10:30 – 11:00 茶歇

11:00 提问与讨论

12:20 – 13:30 午餐(蓝天清水湾)

14:00 – 15:50【第六场: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广东、上海摄影群体对中国摄影形态的型塑(摄影史)】(召集人:晋永权)

《从广东、上海到延安::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广东、上海摄影群体对中国摄影形态的型塑》

清季以降,广东、上海得影像文化风气之先,并形成鲜明的地域特征。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两地摄影人中部分精英分子,如沙飞、石少华、郑景康、吴群以及吴印咸、徐肖冰、高帆人,带着各自的情怀与期待,经由不同路径抵达延安。在红色政权的意识形态诉求及组织管理规制下,身处特殊的战争环境,两个群体最终混合交互,并形成对摄影功能的共识,以及影像美学形态的塑造。

包括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在内,这一结果,随着红色政权的全面建立,最终确立新中国的影像文化样态,成为影像文化的主导话语并影响至今。

《广东、上海群体的历史与地理想象》,晋永权(《中国摄影》)

《战争中的视觉控制与文化形塑——来自广东三四十年代的影像

》,邓启耀(中山大学)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红色摄影中被压抑与遮蔽的个人与审美》,张彦武(中国青年报)

《貌似消解的链条:近代西方影像中的东方主义问题》,王保国(中国艺术研究院)

《后战争年代的广东摄影群体:林希之与陈复礼》,谢琳(汕头大学)

《来自上海的回响:三四十年代的中国摄影》,高初(中国美术学院)

《延安的上海摄影人》(暂定)(书面报告),林路(上海师范大学)

15:50 – 16:10 茶歇

16:10 – 17:50【第七场:沙飞研究】(召集人:汪悦进、王雁;主持:司苏实)

《民族战争范式的视觉化:解读沙飞1937 – 1945年间的摄影作品》(Visualizing the Paradigm of the Nationalist War:Sha Fei’s Photographs,1937 – 1945),James Gao(马里兰大学)

《沙飞和共产党敌后根据地的图像建构》,杨健(扬州大学)

《红色影像:沙飞和他的战友们》,司苏实(沙飞影像研究中心)

《宣传的源起——从沙飞的鲁迅遗照说起》,杜琳(哈佛大学)

《“我要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沙飞55年祭》(书面报告),杨小彦(中山大学)

17:50 – 18:20 提问与讨论

18:30 – 19:50 晚餐

20:00 – 21:30 第八场:【专题讲座】

沈逸千与俞创硕:抗战时期的《良友》与战地写生队

报告人:沈揆一、俞鸣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杭州,蓝天清水湾酒店

8:30 早餐

9:00 – 10:30 【第九场:出版界圆桌】 (召集人:王吉胜、赵迎新)

王吉胜、潘平、赵迎新、殷德俭、郑幼幼、马希哲、谭徐锋、李波、沙海龙、郑丽君、陈立群

10:45 – 12:00 【第十场:策展界圆桌】 (召集人:唐昕、刘畑)

荣荣、唐昕、安雪、蔡萌、毛小芳、刘畑、孙文倩、翁桢琪、郭鹏、王欣、施翰涛、刘中刚、季晓蕙、张帆

此条目发表在Project & Event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